宁负荣华,不负春光

杜少卿有句让人心动的情话。当妻子这厢问他:“朝廷叫你去做官,你为什么装病不去?”他那厢应对如流:“你好呆!放着南京这样好玩的所在,留着我在家,春天秋天,同你出去看花吃酒,好不快活。”

温柔软语加款款情意尚在其次,那言辞里锋芒乍现的潇洒[……]阅读全文

星期天,与自己的心交谈

星期天,与自己的心交谈

感谢你,我的心:

你持续跳动,并未偷懒,

缺少恭维,又无奖赏,

仅仅出于天生的勤勉。

每分钟,你获得七十份功劳。

每一次跳动,

你将一艘船

推入开阔的大海,

让它[……]阅读全文

教养的味道

那个人把拖鞋整齐地摆在鞋架最底层,然后用钥匙轻轻地把门锁上。邻居曾以为他一直待在家里。

那个人站在黄色安全线以外,静静候车,虽然站台上只有他一个人。

那个人在车上站了足足一个小时,尽管“老弱病残孕专座”就在他旁边空着。

那[……]阅读全文

别骗自己了,你没那么累

我曾经一度以为我没有时间干自己喜欢的事情是因为学校里的琐事太多,所以每个学期期末放假的时候我都会带上满满一箱子书回家,想着在这一个月大把大把的空闲时间里一定能把这些书都看完。但是事实上,几乎每次,那些书都被我原封不动地带了回来,一边吃力地扛[……]阅读全文

我尊敬没有“梦想”的人

结束了某大学的MBA课程后,我走到楼下,此时已经是北京的深秋。那天晚上甚至能看到星星,天气好得让人怀疑自己不在北京。从温热的教室里走出来,深吸了一口气,冷空气让心变得如月光般宁静。

  一个学生跟着我走了一段路,也许觉得我实在是不忙,[……]阅读全文

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

2015年,《读者》34岁了。大家一定会发现,手头的第一期杂志变了样。从创刊时的48页50克书写纸单色印刷,到2003年64页55克书写纸双色印刷,再到2015年72页70克全木浆胶版纸彩色印刷,这是《读者》产品形态的第三次全面升级。我们知[……]阅读全文

写满记忆的报亭

西班牙巴塞罗那有一个报亭。它诞生于上世纪40年代,是卖报人亚历山大的祖产,他的父亲和爷爷都曾是它的主人。在这70多年里,这个报亭“1米都没有挪动过”,就像是这座城市的老朋友。当然,它还不够老,亚历山大说,和巴塞罗那那些留存了上百年的报亭相比[……]阅读全文

哪里有好人,哪里就有紧箍咒

几年前,诗人北岛读小学一年级的儿子参加朗诵比赛,老师分配给他一首诗《假如我是一支粉笔》:“假如我是粉笔/我会很乐意牺牲自己/让老师在黑板上写字/让同学在黑板上画画/我不需要你们保护/但求你们不要让我粉身碎骨。”北岛很是愤慨,好在儿子不会委屈[……]阅读全文

千朵万朵,只为一人


  1948年元旦,天刚蒙蒙亮,鞭炮便连续不断地炸响在南京城的里里外外。一片喜气祥和的新年氛围中,谭祥面带愁容,轻轻地下了车,在瑟瑟寒风中挺直了身。

  谭祥是来见干娘宋美龄的。昨晚与干娘通了电话,宋美龄在电话里说:“明天元旦,[……]阅读全文

金庸:潇洒从容的人生智慧

“一把菜刀”的比喻
  有人曾倡议道:“电视和武侠小说中有很多打斗场面,会给儿童和分辨能力低的成人带来不良的影响,应该限制。”对此,金庸的看法如下:“以前有人攻击武侠小说,认为小孩看了会模仿,也上山学道去了。我想这个责任不应该由武侠小说来[……]阅读全文

每个人都有疤痕

纽约二十五岁的模特儿玛拉·韩信遭刀片毁容,脸上被缝了一百针。受伤的那天傍晚她便召开记者招待会,她说:“每个人都有疤痕,我的,看得见。”

  这么强悍!

  谁没有疤痕?她的在脸上,别人的,在心头。

  但是,都得学会处之泰[……]阅读全文

被搁置的生活

我的博士毕业论文淅淅沥沥写了3年,终于快要答辩了。3年来,我慢悠悠地在图书馆、家、河边公园、咖啡馆之间晃荡。左晃晃,右晃晃,一天写几个字了事,跟给公社干活挣工分似的。

  虽然晃晃悠悠,可是3年来,我不辞辛苦地跟人宣称我在“赶论文”。[……]阅读全文

旅游纪念品的错觉

2005年,我在美国中部的一个安静小城居住。十月的一个礼拜天,离我租住的公寓不远的一条街道上,邻居们在自家后院摆出家中剩余的东西,互济有无。我刚安顿下不久,正想买些小东西用,就去了那条街。

  在一堆堆物品之间,我发现了一个非常眼熟的[……]阅读全文

细味那苦涩中的一点回甘

曾听人讲洋话,说西洋人喝茶,把茶叶加水煮沸,滤去茶汁,单吃茶叶,吃了咂舌道:“好是好,可惜苦些。”新近看到一本美国人作的茶考,原来这是事实。茶叶初到英国,英国人不知怎么吃法,的确吃茶叶渣子,还拌些黄油和盐,敷在面包上同吃。什么妙味,简直不敢[……]阅读全文

愚蠢也会成群结队地出现

习惯性刷微博时,发现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重庆某栋15层高的楼房电梯被停,只因一高考考生家长认为电梯运行时噪音太大,影响孩子休息,遂向物管申请关停。这导致96户业主只能从楼梯上下,七八十岁的老人和几岁的小孩都觉得有点吃不消。但也有人表示理[……]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