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初,性本善”,那是因为此时说谎容易穿帮。

  孩子从两岁起就开始尝试骗人,直到七八岁才能成功编出完美谎言。撒谎用不用打草稿,反映了儿童认知发育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部分——管控系统的功能。这个系统跟成年后的自我决策和计划性息息相关。

  正如世间万物皆有高下,谎言也分三等:三等谎言指鹿为马,混淆黑白;二等谎言蓄意欺人,隐瞒事实;一等谎言合情合理,首尾呼应。

  能把一个谎话编圆,其难度绝对不亚于即兴创作一部小说。做一个诚实的人固然需要勇气,但同时也不需要太多智慧。

  而要做一个高水平的说谎者,你不仅需要压抑自己想说真话的冲动,还得费神构思好让谎言前后一致。这就涉及管控系统的两个最基本的功能:抑制控制和工作记忆。

  如果把大脑比作一家公司,那么管控系统就是CEO。它从小掌权,在7到12个月的小婴儿身上就能观察到一些基本功能。随着年龄增长,它的能力和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脑科学研究者们猜测,它的核心办公场所大概位于额叶,负责制订计划、监督工作、达成目标、解决问题、制止开小差、打击拖延症。

  一旦这个系统出了问题,就会出现如下症状:缺乏计划性、东西乱放、日程混乱、工作和娱乐时间无法区分、很难集中注意力、定了计划也不能很好地执行、无法决定从哪里开始入手工作、犹豫拖沓……

  管控系统就是内心挥舞的小皮鞭,它绝对不会让人放松、偷懒,对它的测量也由一系列相当拧巴的实验组成。

  首先是对抑制控制能力的测量,孩子们需要把大木块放到小桶里,小木块放到大桶里。

  其次测量的是抑制控制和工作记忆的复合能力。大部分人也许都被这种测试坑过:面对红笔写出的“绿”字,不由自主地回答这是个绿色的字。对还不太认得字的幼儿,当然不适合直接套用这个经典实验,但以同样原理改良的水果图片测试,就可以测出儿童是不是能有选择地调整注意力,说出正确答案。

  还有两个关于偷看和撒谎的实验。第一次,研究者交给孩子一份礼物,告诉他们不要偷看,然后暂时离开。房间里隐藏的摄像机会记录孩子是否有偷看的行为。第二次,研究者让孩子根据叫声猜测背后的动物,创造条件引诱他们转身偷看,然后询问他们有没有作弊,那个动物是什么。同样,孩子的行为会被摄像机记录下来。对照来看就知道孩子有没有撒谎,以及说了谎之后,能不能保持镇定不露马脚。

  通过这些测试,两位加拿大学者发现,儿童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爱撒谎,撒谎水平也越来越高。正所谓天才是1%的灵感加上99%的汗水,骗人也是需要勤加练习才能熟练掌握的技术活。而更重要的是,爱说谎话的孩子在管控系统的功能测试中表现得都相当好。

  说谎说得好,说明孩子发育正常,聪明伶俐,也许日后无论学习、工作都能按时完成,游刃有余。那些为自家孩子说谎而担心、愤怒的父母可以长出一口气了,倒是孩子从来都表现得老实乖巧,才需要紧张。

  诚实的人不一定都为人正直,道德完美,也有可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