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14

母亲的老皮箱

这口皮箱,是民国时候的式样,真正的黄牛皮所做,至今仍旧泛着红铜般的油光。八角都有金属镶扣包角,已然被岁月锈蚀了,但整个箱子依旧端正挺立,不像其他的老皮箱那样萎靡蔫软,仿佛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还很硬朗地[……]阅读全文

白菜玫瑰

莹下班的时候,太阳总是快要落尽了。

  快要落尽了,只剩一点点有弧度的金边儿,那金,也是曚昽的,在冬天会清晰些,像人用笔勾过。

  “阿嬷,我买菜回来啰!”莹一边轻快地唤,一边推开门。[……]阅读全文

上帝降雨

我从佛教知道人间是非是有层次的:有绝对的是非,党同伐异、势不两立;有相对的是非,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还有一个层次,没有是非,超越是非。老祖父看两个小孙子争糖果,心中只有怜爱[……]阅读全文

他们希望你理解的

就像女人的有些想法男人永远无法理解一样,男人的心声,也很少有女人能真正读懂。下面这些男人的心声,你了解多少?

  一、如果你觉得自己胖,那就是胖,不要问我们男人,我们拒绝回答。况且我们关心的,只[……]阅读全文

白头到老的黄金比例

什么样的夫妻能够白头到老,在婚姻期间能预测吗?心理学家在实证研究中做到了,当然这不是算命,而是实实在在的心理学实验。

  著名情绪专家、西雅图大学的教授约翰·高特曼,在1992年曾对700对夫妻[……]阅读全文

迷走族,别再“梦游”啦

在微博上,“城市迷走症”成了一个流行词。但我们必须强调,“城市迷走症”不是病,只要调整心态,给自己注入正能量,很快就能驱散迷雾,开始美好的生活。

迷走症症状自查表
  1.去过好几次的地方,仍[……]阅读全文

金钱永不眠

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我们随处可见一个广告,是阿里巴巴推出的支付宝钱包的广告,广告词里有一句是:“余额宝累计收益率(年化)……是活期存款的近14倍。”

  余额宝在2013年6月诞生,到当年年底已经[……]阅读全文

不后悔干的“蠢事”

18岁上大一那年,我看了《硅谷之火》这本书后,激动不已。我就想我可以做点什么?远在中国的大学生,有没有机会像硅谷英雄一样,书写属于自己的篇章?就这样,18岁那年,我有了坚持至今的梦想。

  19[……]阅读全文

从钱穆那里选定人生道路

我曾对钱穆不以为然,尤其是他身上那种老派的不现实。

  这种不以为然也许能追溯到上小学时,在杨绛的散文《车过古战场》中,我第一次读到了钱穆,他看起来是个一肚子典故的固执老头,贫困,自尊心强。[……]阅读全文

何处有更好的生活

1
  我,曾经逃离北京回到家乡,现在又逃了出来。

  我是4年前某刊《逃离北京》一文的主人公。

  2010年2月,报道发表后,一些老家单位的同事,仅点头之交,追踪到我的微博留言,很神[……]阅读全文

30岁以后很难再结交朋友

几年前我因为工作关系认识了李大力,他在北京当编剧。回想起我们初次见面的情形,就仿佛是爱情喜剧电影里一见钟情的相亲场面,无非是没有那点“情”。我们带着各自的太太一起吃饭,友情突如其来,我们一见如故。[……]阅读全文

鼓掌是一种“社会传染病”

前不久,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科学家发表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人们为一场表演鼓掌欢呼的程度并不取决于表演的水平,而更多地取决于观众间的相互影响。鼓掌欢呼往往是有传染性的,几个人开始鼓掌欢呼,情绪便会在人群中[……]阅读全文

天地之间的马勒

30年前,古斯塔夫·马勒在中国还是一个不为大众熟知的名字,中国的乐队很少公开演奏他的交响乐。20世纪80年代末,一位德国指挥家来上海,指挥上海交响乐团演奏马勒的《第二交响曲》,我去音乐厅听了。马勒的交[……]阅读全文

总会与一些美好相遇

尘封在岁月里的东西,总在某个时刻,呼啸而至。

  老家具的前世,是一棵树,后来它被横平竖直地做成五斗橱柜或者雕花木床,纹路清晰。

  外祖父在世时,曾买过一张桌子。那是他年轻时,看到有人在[……]阅读全文

人生马拉松

1996年6月,我报名参加了在日本北海道佐吕间湖畔举行的超级马拉松大赛,全程100公里。清晨5点,我踌躇满志地站在了起跑线上。比赛的前半段是从起点到55公里休息站间的路程。没什么好说的,我只是安静地向[……]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