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14

肉欲厨房

关于厨房,我们应该有一种雅量接受它是一间屋子里最煽情且充满肉欲的地方。

  我已经秘密记录自己的厨房与食谱一段时间了,等同于畏惧青春流逝的人以写真集保留其年轻形貌,我的厨房笔记即是肉体对话录。让[……]阅读全文

国民女神与国民女王

据说克林顿当选总统后,有一次和希拉里开车经过一个加油站。突然希拉里发现加油站的一个工人是自己的初恋情人,克林顿知道后说:“看来你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你现在是总统的夫人,而不是一个加油站工人的老婆。”希[……]阅读全文

生命里,总会有一朵祥云为你缭绕

这个世界,总有你不喜欢的人,也总有人不喜欢你。这都很正常。而且,无论你有多好,也无论对方有多好,都苛求彼此不得。因为,好不好是一回事,喜欢不喜欢是另一回事。

  刻意去讨人喜欢,折损的,只能是自[……]阅读全文

勇气与德性

海明威和福克纳交恶的线索简单明了。他们虽处同一年代却没有什么来往,正式通信也只有一次。两人一直相互揶揄,而且海明威一直是显得轻松自信的一方。一直到1947年福克纳被要求评价最重要的美国作家,提到海明威[……]阅读全文

另一段城南旧事

初识海音,不记得究竟何时了,只记得来往渐密是在20世纪60年代初。我在《联合日报》副刊发表诗文,应该始于1961年,已经是她十年主编的末期了。我们的关系始于编者与作者,渐渐成为朋友,进而两家来往,熟到[……]阅读全文

哦,你是我的父亲

这一两年,竟不断地写起追悼文章来,每一篇都是要偿还一笔精神的债务:给老师、给亡友、给……

  最应该偿还的,留在最后。

  我不知道该写什么,该怎样去写——我几乎无话可说,却又有太多太多的[……]阅读全文

风住尘香花已尽


  后半夜收到的短信清晨才看见,想必是急事,便赶紧打电话过去——那端一个男人哭着说,他的妹妹自杀了。我的心顿时感到揪疼,在这个寒冷的春天,死亡几乎无处不在。

  哭着的男人是我若干年前培养[……]阅读全文

鸡鸣前,大海边

我到了耶稣受难前被囚禁的鸡鸣堂——最后的晚餐散了,耶稣和门徒们向橄榄山走去。

  耶稣说:“今夜,你们都会因为我的缘故跌倒。”

  彼得说:“即便众人都因为你的缘故跌倒,我也绝不会跌倒。”[……]阅读全文

生存还是生活,你说了算

曾经看过一个纪录片:一个中国留学生在德国因为迷恋D博,导致破产、失业、离婚,欠下了50万欧元的债务,人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这个时候,他50岁的大哥,决定去德国打工,一边为弟弟还债,一边督促弟弟戒D。这[……]阅读全文

朋友来了有好酒

郁达夫游历很广,曾留学日本,回国后在安徽、福建、上海都长居过,还到过山东的青岛、济南等地,抗战后到新加坡,最后迁居苏门答腊,可谓尝尽天下美食。

  他交友也同样广泛,朋友很多,而朋友们在一起又往[……]阅读全文

我怕惊动湖畔那些精灵

好久没来这湖边了。我拣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来这里跑步,为的是重温往日的记忆。清晨,严寒,有点风,还有点雾——可能是轻霾,这座城市为雾霾困扰已久,我们也习以为常了。这湖是我的最爱,我生命的大部分已弥散于此。[……]阅读全文

闲书的味道

1
  狗,我们都这么叫它,没人为它取一个名字。

  狗是什么时候来我家的,我不记得了,只知道,自从我有记忆时,它就在了。白的皮毛上,蹲着几朵黑色的云,是它的肤色,白是白,黑是黑,分明而干净,[……]阅读全文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百年孤独》
  ◇多年以后,奥雷良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乱且坚韧的[……]阅读全文

种树的男人

要想真正了解一个人是不是品行出众,你得花数年的时间,还要有好的运气和机会去观察他的行为。如果他的行为没有私心,动机无比慷慨,心中没有存着求回报的念头,而且他还在大地上留下了明显的印记,那么由此认定他是[……]阅读全文

我比谁都相信努力奋斗的意义

去年偶然见了一个高中同学。她自高中毕业后已经五年没有见过我,用她的话说:“真真是吃了一惊。”

  我不奇怪她吃惊的原因。因为五年前,我还是一个说话大大咧咧、爱咋呼爱叫唤的“人来疯”,大象腿水桶腰[……]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