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014

理想是你最大的隐私

我有不少艺术家朋友,其中有一个我认识很多年了,近年他的画越卖越好,名声越来越响亮,上了大拍卖会。而当年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混得很不怎样,他的画不怎么被人欣赏。艺术家聚到一起的时候,常常就是喝酒吹牛,说[……]阅读全文

予唯不食嗟来之食

比你还要拘谨的应该是我
打开电脑搜索你的名字,跳跃出来的都是有关诺贝尔奖的消息,而我的脑海里却重叠隐现了十二年前的景象。那时候的你和所有到我家里来的作家朋友一样,随随便便地坐在我家的餐桌旁边喝茶、吃[……]阅读全文

清华名师的夫人们

抗战爆发前的清华园,在清华子弟的回忆中,许多地方草高林密,灯影稀疏,夏夜里蝉鸣蛙叫,孩子们或上树粘知了,或下河摸鱼虾,充满田园野趣。

然而,日寇入侵,山河变色,清华与北大、南开大学一道撤退到大后[……]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