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书的味道

1
  狗,我们都这么叫它,没人为它取一个名字。

  狗是什么时候来我家的,我不记得了,只知道,自从我有记忆时,它就在了。白的皮毛上,蹲着几朵黑色的云,是它的肤色,白是白,黑是黑,分明而干净,我总是捏着一块煮软的红薯站在院子里,喊它[……]阅读全文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百年孤独》
  ◇多年以后,奥雷良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乱且坚韧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阅读全文

种树的男人

要想真正了解一个人是不是品行出众,你得花数年的时间,还要有好的运气和机会去观察他的行为。如果他的行为没有私心,动机无比慷慨,心中没有存着求回报的念头,而且他还在大地上留下了明显的印记,那么由此认定他是一个品行出众的人,基本错不了。

 [……]阅读全文

我比谁都相信努力奋斗的意义

去年偶然见了一个高中同学。她自高中毕业后已经五年没有见过我,用她的话说:“真真是吃了一惊。”

  我不奇怪她吃惊的原因。因为五年前,我还是一个说话大大咧咧、爱咋呼爱叫唤的“人来疯”,大象腿水桶腰、穿衣服巨没品位的“小胖妹”,没读过什么[……]阅读全文

可愿与我共结秦晋之好

外婆20岁那年嫁给了外公。

  那时外婆在乡里的初中教数学。乡里的办学条件比较简陋,语文组和数学组被安置在同一个办公室里。新学期开学的头一天,校长领着一位浓眉大眼的小伙进来,给众人引见:“这位是新来的李老师,以后初中二班的语文课就由他[……]阅读全文

生存还是生活,你说了算

曾经看过一个纪录片:一个中国留学生在德国因为迷恋D博,导致破产、失业、离婚,欠下了50万欧元的债务,人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这个时候,他50岁的大哥,决定去德国打工,一边为弟弟还债,一边督促弟弟戒赌。这似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大哥的妻子身体[……]阅读全文

朋友来了有好酒

郁达夫游历很广,曾留学日本,回国后在安徽、福建、上海都长居过,还到过山东的青岛、济南等地,抗战后到新加坡,最后迁居苏门答腊,可谓尝尽天下美食。

  他交友也同样广泛,朋友很多,而朋友们在一起又往往少不了吃吃喝喝。比如与柳亚子、鲁迅、沈[……]阅读全文

我怕惊动湖畔那些精灵

好久没来这湖边了。我拣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来这里跑步,为的是重温往日的记忆。清晨,严寒,有点风,还有点雾——可能是轻霾,这座城市为雾霾困扰已久,我们也习以为常了。这湖是我的最爱,我生命的大部分已弥散于此。常居昌平之后,我总找机会回来,回来一定找[……]阅读全文

闲书的味道

大体上,闲书跟肉一样,分肥、瘦和柴;跟茶一样,分温和削。翻译来的外文书,越是近现代的,翻译腔越重,锐利、寒、削。老一辈的翻译,词句都更圆润温和些,朱生豪先生的莎翁、傅雷先生的巴尔扎克之类不提,像王科一先生的《傲慢与偏见》、李健吾先生的《包法[……]阅读全文

请用一枝玫瑰纪念我

《百年孤独》
  ◇多年以后,奥雷良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乱且坚韧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阅读全文

闪小说三则

省略
  他终于找到了预言家兼魔法师空空上人。

  “你的一生将十分坎坷,但最后会过上奢华的生活。”

  “大师,我已经被痛苦折磨得活不下去了,求您帮帮我,将我送到苦尽甘来的未来。”

  大师沉吟许久,缓缓地说:“你不后[……]阅读全文

种树的男人

要想真正了解一个人是不是品行出众,你得花数年的时间,还要有好的运气和机会去观察他的行为。如果他的行为没有私心,动机无比慷慨,心中没有存着求回报的念头,而且他还在大地上留下了明显的印记,那么由此认定他是一个品行出众的人,基本错不了。

 [……]阅读全文

天下人唯懵懂足以成事

昔有兄弟二人,兄不谈阴阳,弟多迷信,频年兄弟均未逢凶宿。弟拘禁时日,颇以为苦,思效其兄,以自疏放。不择日径出,果遇黑煞神于途,责其不循故辙。弟曰:“吾从吾兄,奈何独当其咎?”神曰:“汝兄懵懂,阴阳怕懵懂,不得不避之。汝畏服我者也,胡可违命。[……]阅读全文

生有涯,信息无涯

清代有一位大儒叫戴震,精通考据。有一次他看到通行版本的《尚书》里有句话“光被四表”,怎么读怎么别扭。经过一番考证,他认为这句话写错了,应该是“横被四表”。戴震把这个推断写信告诉其他学者,希望能够找到佐证。其他学者开始对古籍进行检索,两年以后[……]阅读全文

一觉睡到小时候

我妈抠门儿,那可是远近闻名。就拿我身上这条裤子举例吧,这条蓝卡其裤子最早是我大姐的,她穿旧了给我二姐,我二姐穿短了又给我。到我腿上时,膝盖那里已经磨得快透明了,随时会破个洞露出膝盖来。

  那条裤子又旧又皱又难看也就算了,裤脚还在我脚[……]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