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鲁晓夫的“恶作剧”

1956年4月,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和布尔加宁对英国进行了首次访问。两位领导人是乘坐当时苏联海军最现代化的舰艇“奥尔忠尼启则”号巡洋舰抵达英国的。笔者作为随行记者,目睹了后来所发生的一切。

  4月18日,“奥尔忠尼启则”号巡洋舰顺利抵[……]阅读全文

非典型美国第一夫人

贤妻良母
  1964年1月17日,米歇尔出生于芝加哥南部的贫民区,家里只有一间卧室——其实只是将客厅一隔两半,她和哥哥睡在阁楼上。她父亲患有多发性硬化症,于1990年去世,她母亲很长时间仍居住在那间老房子中。

  家境贫寒,培养了[……]阅读全文

陈寅恪的“四等爱情”


  夜深了,一轮皎洁的圆月孤悬天际,星云缥缈。从上海开往北平的客轮,航行在茫茫的渤海上,隆隆的马达声,掀起层层白浪。甲板上,阗无人声,陈寅恪独立船头,海风把他的蓝布长衫吹拂得猎猎作响。这天,恰是中秋,海天一色,四野寂寂,他的心,被一股[……]阅读全文

谁在我童年时代从窗户旁经过

往玻璃窗上呵着气,

  往玻璃窗上呵着气,

  在我的童年,在那深深的

  没有星光的夜晚,是谁走过。

  他用手指在窗户上作了一个记号,

  在湿淋的玻璃上,

  用他柔嫩的手指,

  沉思着往前[……]阅读全文

母亲的老皮箱

这口皮箱,是民国时候的式样,真正的黄牛皮所做,至今仍旧泛着红铜般的油光。八角都有金属镶扣包角,已然被岁月锈蚀了,但整个箱子依旧端正挺立,不像其他的老皮箱那样萎靡蔫软,仿佛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还很硬朗地活着。

  我的父母是在偏远的土家[……]阅读全文

白菜玫瑰

莹下班的时候,太阳总是快要落尽了。

  快要落尽了,只剩一点点有弧度的金边儿,那金,也是曚昽的,在冬天会清晰些,像人用笔勾过。

  “阿嬷,我买菜回来啰!”莹一边轻快地唤,一边推开门。

  “乖孙回来啰,乖孙!”阿嬷含糊不[……]阅读全文

上帝降雨

我从佛教知道人间是非是有层次的:有绝对的是非,党同伐异、势不两立;有相对的是非,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还有一个层次,没有是非,超越是非。老祖父看两个小孙子争糖果,心中只有怜爱,只有关心,谁是谁非并不重要。

 [……]阅读全文

他们希望你理解的

就像女人的有些想法男人永远无法理解一样,男人的心声,也很少有女人能真正读懂。下面这些男人的心声,你了解多少?

  一、如果你觉得自己胖,那就是胖,不要问我们男人,我们拒绝回答。况且我们关心的,只有几个部位罢了。

  二、别剪掉长[……]阅读全文

白头到老的黄金比例

什么样的夫妻能够白头到老,在婚姻期间能预测吗?心理学家在实证研究中做到了,当然这不是算命,而是实实在在的心理学实验。

  著名情绪专家、西雅图大学的教授约翰·高特曼,在1992年曾对700对夫妻的随机谈话内容进行了15分钟的观察研究。[……]阅读全文

迷走族,别再“梦游”啦

在微博上,“城市迷走症”成了一个流行词。但我们必须强调,“城市迷走症”不是病,只要调整心态,给自己注入正能量,很快就能驱散迷雾,开始美好的生活。

迷走症症状自查表
  1.去过好几次的地方,仍然完全没有印象。

  2.需要写下[……]阅读全文

金钱永不眠

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我们随处可见一个广告,是阿里巴巴推出的支付宝钱包的广告,广告词里有一句是:“余额宝累计收益率(年化)……是活期存款的近14倍。”

  余额宝在2013年6月诞生,到当年年底已经有了1000多亿的资金规模,那么即便按照[……]阅读全文

不后悔干的“蠢事”

18岁上大一那年,我看了《硅谷之火》这本书后,激动不已。我就想我可以做点什么?远在中国的大学生,有没有机会像硅谷英雄一样,书写属于自己的篇章?就这样,18岁那年,我有了坚持至今的梦想。

  1991年,我去了金山公司,那时候WPS刚起[……]阅读全文

从钱穆那里选定人生道路

我曾对钱穆不以为然,尤其是他身上那种老派的不现实。

  这种不以为然也许能追溯到上小学时,在杨绛的散文《车过古战场》中,我第一次读到了钱穆,他看起来是个一肚子典故的固执老头,贫困,自尊心强。

  与杨绛同车上北京的他,始终不愿吃[……]阅读全文

何处有更好的生活

1
  我,曾经逃离北京回到家乡,现在又逃了出来。

  我是4年前某刊《逃离北京》一文的主人公。

  2010年2月,报道发表后,一些老家单位的同事,仅点头之交,追踪到我的微博留言,很神秘地表示:知道杜若是我。可想而知,这篇文[……]阅读全文

30岁以后很难再结交朋友

几年前我因为工作关系认识了李大力,他在北京当编剧。回想起我们初次见面的情形,就仿佛是爱情喜剧电影里一见钟情的相亲场面,无非是没有那点“情”。我们带着各自的太太一起吃饭,友情突如其来,我们一见如故。

  从那以后我们已经聚过4次。我们之[……]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