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对外婆说的话

连着几个周末都在外地工作,转眼就到了27号,想着之前对外婆承诺的“我一定每个月都回来看你一次”即将失效,心里满是愧疚。

  给外婆拨电话,照例很快接起来,仍是大嗓门在话筒里问:“哪位?”[……]阅读全文

浦东机场送别那一刻

在机场,每天都上演着不同的故事,或是亲人久别重逢的喜悦,或是离别的依依不舍。即使在平静的面容下面,也经常隐藏着不一样的惊心动魄。

  那天,17岁的女孩将出国,家中四位至亲一起送她到浦东国际机场[……]阅读全文

雷锋是谁家的儿子

  你一直都不是一个令我满意的孩子。

  上幼儿园时,表演课老师邀请家长去上公开课,我去了,但成了当天最丢脸的妈妈。当所有的小朋友都拿出孔雀开屏的劲头,向家长炫耀自己的才艺时,唯独你,[……]阅读全文

爸妈加我微信了

自己的爸妈能跟上潮流使用最先进的沟通交流方式,本是件很潮的事儿。但问题也随之来了——很多经常使用微信,并且通讯录上有自己爸妈的年轻小伙伴都有这样的烦恼:如何在微信上与父母和谐共处?

  微信朋友[……]阅读全文

龙眼与伞

大兴安岭的春雪,比冬天的雪要姿容灿烂。雪花仿佛沾染了春意,朵大,疏朗。它们洋洋洒洒地飞舞在天地间,犹如畅饮了琼浆,轻盈,娇媚。

  我是喜欢看春雪的,这种雪下得时间不会长,也就两三个小时。站在窗[……]阅读全文

当你心里充满了爱

那天,我兴冲冲地放学回家,一推开阁楼的门,就看见爸爸哈着腰在往红箱子里放衣服,大柜门开着,他们的那一格又空了。听见动静,爸爸猛地抬起头,紧张地冲我咧嘴笑笑。

  爸爸妈妈又要走了。

  我[……]阅读全文

父亲的手

1933年7月1日午夜刚过,我便来到了世间,我是父母的长子。我的生日刚好跨在那一年的上下半年之间,这是我日后命运的一个暗示:一只脚总是被拖向听力障碍的世界——父亲和母亲的那个静悄悄的世界,我的生命源自[……]阅读全文

给你人间寻常爱

 一天,12岁的儿子放学回家,忽然问我:“妈妈,假如——假如啊,你别当真,我说的是假如。”我看他如此郑重,便有些好奇,说:“我知道你是假如,假如怎么样?”“假如,我被很严重地烧伤了,需要植皮……”我打[……]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