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后悔干的“蠢事”

18岁上大一那年,我看了《硅谷之火》这本书后,激动不已。我就想我可以做点什么?远在中国的大学生,有没有机会像硅谷英雄一样,书写属于自己的篇章?就这样,18岁那年,我有了坚持至今的梦想。

  19[……]阅读全文

从钱穆那里选定人生道路

我曾对钱穆不以为然,尤其是他身上那种老派的不现实。

  这种不以为然也许能追溯到上小学时,在杨绛的散文《车过古战场》中,我第一次读到了钱穆,他看起来是个一肚子典故的固执老头,贫困,自尊心强。[……]阅读全文

蔡春猪的宿命论

“自闭症之父”蔡春猪不大在微博上提儿子喜禾了。

  因为总会有人冲上来说一些崇高空洞的话,比如“父爱如山”“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对此蔡春猪叉着双臂抖一抖,“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阅读全文

我们年轻,阳光免费

2009年,二十八岁的谢谢在西藏南迦巴瓦雪山下认识了菜菜——一个在外资银行工作的上海姑娘。2010年,他们一起辞去工作,迈出了环球旅行的第一步,十个月四万元,他们穿越亚非十八国。在南美的巴塔哥尼亚冰原[……]阅读全文

围拢在父母身边的日子

在我生长的年代,家是父母用尽全力从土里拱出来的栖身之所。土墙瓦房,砖头和木头是叫人稀罕的玩意儿,甚至连牙膏皮包装纸都让人眼前一亮。在这样一个用黏黄土版筑起来的院子里,有土炕和土锅灶,日子便能过下去了。[……]阅读全文

回“家”的路才是旅途

大学毕业那年,我被某著名国企录取,那年竞争相当激烈,3万名竞争者里,总部只需要3个人。拿到offer之后,我狂喜了一段日子。直到入职培训的电话打来,我突然恐惧了,不用想象,就知道自己10年后甚至退休后[……]阅读全文

中国“劳模”在法国

忙碌对中国人来说,常意味着勤劳,与懒散、懒惰对立。报刊也常称中华民族是勤劳的民族。

  这种“忙碌”的“美德”也伴随着我来到了法国。我从南京大学到法国做访问学者后,虽然脱离了国内的各种忙碌:应酬[……]阅读全文

小意外,大转折

20世纪初,美国得克萨斯州有个男孩,顽皮淘气,不爱学习,常常借故逃学。有一天,他碰巧参加了无人认领的自行车拍卖会。第一辆自行车竞拍开始,站在前面的男孩叫价:“两美元。”

  叫价持续下去,拍卖员[……]阅读全文

红花衣和日记本

我们家里小孩多,布票远远不够用,母亲就买回一大匹极便宜的粗麻布给我们做衣服。衣服做好后,男孩子的全部用染料染成黑色,只有我的那一套没有染。我记得裤子是紫色的底子上起花朵,上衣是大红底子起小绿叶。我一点[……]阅读全文

我的童年才是真正的童年

其实,我觉得在玩儿这方面,现在的孩子很可怜,太单调。除了到商场买玩具,就是在电脑上玩游戏。哪个玩具都说锻炼儿童动手能力,哪个游戏都说开发智力,可我一点儿都没看出来。我看到的都是买来的玩具堆得跟小山似的[……]阅读全文

车里人生

午后,乘车。日影阴阴的,却蛮有内劲。车厢里乘客渐渐多起来。我独占的双人座上,陆续坐过几个人,拿滑板上车的白人小伙子,专心用耳机听音乐的女学生,还有身板粗阔的墨西哥男子。我没理会,埋头读王鼎钧先生的《关[……]阅读全文

再见,再见

父 亲

  我邂逅一位40多年前的中学女同学,寒暄之后,她问我:“你爸爸好吗?”她说:“有一次我忘了带午饭,你把我带到你家去吃饭。那天你爸爸在家,吃饭时,他不停地给我夹菜,还讲了许多有趣的话。他[……]阅读全文

关于钱的记忆

最快乐的事情,便是过年。

  天空安静下来,大人的嗓门也小了许多,他们劳作一年的心松弛了,孩子们才有了自己的欢乐。

  雪落下来,村庄白得干净。

  铺满雪花的路,在我眼里就是一床棉[……]阅读全文

老天送我的那一首歌

“老天确实是送了我一首歌。”我总是跟旁人这样说。但是如果在闪烁的灵念扬起时,你并没有站上前去迎取,终究也只是随风而逝的一抹感动而已。

  “是最后一场雪了。”门房老爹倚着门说。哆嗦的身形,叫人耐[……]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