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鸣前,大海边

我到了耶稣受难前被囚禁的鸡鸣堂——最后的晚餐散了,耶稣和门徒们向橄榄山走去。

  耶稣说:“今夜,你们都会因为我的缘故跌倒。”

  彼得说:“即便众人都因为你的缘故跌倒,我也绝不会跌倒。”[……]阅读全文

上帝降雨

我从佛教知道人间是非是有层次的:有绝对的是非,党同伐异、势不两立;有相对的是非,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还有一个层次,没有是非,超越是非。老祖父看两个小孙子争糖果,心中只有怜爱[……]阅读全文

人生马拉松

1996年6月,我报名参加了在日本北海道佐吕间湖畔举行的超级马拉松大赛,全程100公里。清晨5点,我踌躇满志地站在了起跑线上。比赛的前半段是从起点到55公里休息站间的路程。没什么好说的,我只是安静地向[……]阅读全文

万物的姿势

香蕉被摘下来以后,脱离了母体,似乎死了,但其实并没有彻底死掉。如果你不随手把它扔到桌子上,而将其挂起,让它保持像在香蕉树上一样的姿势,它就以为自己还在树上,会认认真真地活下去,每天东张西望,居高临下地[……]阅读全文

万物的姿势

香蕉被摘下来以后,脱离了母体,似乎死了,但其实并没有彻底死掉。如果你不随手把它扔到桌子上,而将其挂起,让它保持像在香蕉树上一样的姿势,它就以为自己还在树上,会认认真真地活下去,每天东张西望,居高临下地[……]阅读全文

茶的禅意

六七年前,我很迷茶、迷沉香。那个时候,先是狠狠地学茶知识,什么绿茶、红茶、黑茶、黄茶……然后又把各种茶分成上中下的等次。

  内心的喜乐,是追逐好茶的结果——遇上了好茶,就喜,遇不上好茶,就不喜[……]阅读全文

不能言而能不言

六朝的清谈名家刘惔话很多,但他也欣赏不说话的人,他见江权不常开口,非常欢喜,说:“江权不会说话,而能够不说,真叫人佩服。”

  不要以为“不能言而能不言”是多容易的事,“人之患在好为人师”,社会[……]阅读全文

那时候,你还不懂得

时间是个有趣的过程,你永远不知道它会怎样改变你。

  比方说,曾经不喜欢的食物、不喜欢的酒、不喜欢的书或不喜欢的人,后来有一天,却喜欢上了。

  曾经觉得不好喝的酒,或许是当时还没有到好的[……]阅读全文

叫醒世界的花开

苍苔盈阶,落花满径。尘世的生活,半随流水,半入尘埃。

  喜欢牛背笛声的清脆,欣赏房前小溪的清凉,就算村边的柳树,也年复一年黄了又绿,年年都有不一样的葱茏葳蕤。岁月从不肯厚待谁,或者薄待谁,它只[……]阅读全文

那时候,你还不懂得

时间是个有趣的过程,你永远不知道它会怎样改变你。

比方说,曾经不喜欢的食物、不喜欢的酒、不喜欢的书或不喜欢的人,后来有一天,却喜欢上了。

曾经觉得不好喝的酒,或许是当时还没有到好的年份,或[……]阅读全文

礼物

那是个夏天。晚上上班的路上,细细碎碎地下起了雨,等到深夜下了节目,雨已经大了。匆忙下了楼向右拐时,忽然有个人迎上来,犹疑地叫我的名字,我怔了一下,借着一线灯光看见他身着军装,才安下心来。他那么大的个子[……]阅读全文

大木屋的小时代

在瑞士,有一个被群山包围的小镇。1754年,一位据说极度富有的商人雇用当地最好的建筑师,使用200棵杉树,历时4年,在小镇的中心修建了一栋共有40个房间、100多扇窗户的大木屋。

  或许是为了[……]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