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骗自己了,你没那么累

我曾经一度以为我没有时间干自己喜欢的事情是因为学校里的琐事太多,所以每个学期期末放假的时候我都会带上满满一箱子书回家,想着在这一个月大把大把的空闲时间里一定能把这些书都看完。但是事实上,几乎每次,那些[……]阅读全文

我尊敬没有“梦想”的人

结束了某大学的MBA课程后,我走到楼下,此时已经是北京的深秋。那天晚上甚至能看到星星,天气好得让人怀疑自己不在北京。从温热的教室里走出来,深吸了一口气,冷空气让心变得如月光般宁静。

  一个学生[……]阅读全文

哪里有好人,哪里就有紧箍咒

几年前,诗人北岛读小学一年级的儿子参加朗诵比赛,老师分配给他一首诗《假如我是一支粉笔》:“假如我是粉笔/我会很乐意牺牲自己/让老师在黑板上写字/让同学在黑板上画画/我不需要你们保护/但求你们不要让我粉[……]阅读全文

被搁置的生活

我的博士毕业论文淅淅沥沥写了3年,终于快要答辩了。3年来,我慢悠悠地在图书馆、家、河边公园、咖啡馆之间晃荡。左晃晃,右晃晃,一天写几个字了事,跟给公社干活挣工分似的。

  虽然晃晃悠悠,可是3年[……]阅读全文

愚蠢也会成群结队地出现

习惯性刷微博时,发现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重庆某栋15层高的楼房电梯被停,只因一高考考生家长认为电梯运行时噪音太大,影响孩子休息,遂向物管申请关停。这导致96户业主只能从楼梯上下,七八十岁的老人和几[……]阅读全文

理想是你最大的隐私

我有不少艺术家朋友,其中有一个我认识很多年了,近年他的画越卖越好,名声越来越响亮,上了大拍卖会。而当年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混得很不怎样,他的画不怎么被人欣赏。艺术家聚到一起的时候,常常就是喝酒吹牛,说[……]阅读全文